热恋中的鲁迅向许广平保证再不看班里漂亮女生

师道尊严,怎么可以利用职务之便,与学生恋爱。但正因为是禁忌,所以格外有爱。

鲁迅和许广平的师生恋,是许广平主动。她主动写信,主动到访,主动握住鲁迅的手,走进了他干涸的情感世界。

那时候的鲁迅,是没有自信的。他年纪大,个子矮,长得一般,又结过婚,家庭负担很重,且又是政府名单上的危险分子。婚恋市场上,根本没有他的位置。

即便如此,许广平还是慧眼识珠,选择了伟大的鲁迅。

在两人热吻的第二天,鲁迅就写了人生少有的爱情小说《伤逝》,那种淡淡哀愁,十足的恋爱中的味道。

热恋中的鲁迅,露出了难得的柔软。他向许广平保证:不看班里的漂亮女生,有女同学来找他咨询人生苦闷的问题,他也会低调应对。

许广平说:“我自己之于他,与其说是夫妇的关系,倒不如说不自觉地还时刻保持着一种师生之谊。这说法,我以为是更妥切的。”

许广平还常常问鲁迅:“我为什么总觉得你还是我的先生,你有没有这种感觉?”

鲁迅笑答:“你这傻孩子。”

沈从文和张兆和也是师生恋。

只不过,与鲁许恋中的女追男不同,沈从文的师生恋,是沈先生单方面猛追。

他给张兆和写了许多情书,耗尽心思,却被张小姐封为“癞蛤蟆十三号”。幸亏热衷做媒的胡适从中撮合,才修成正果。

沈从文说过一句话很经典:“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,看过许多次数的云,喝过许多种类的酒,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。”爱的幸运,不是万两千金,而是在最好的年华遇见你。

沈从文曾对张兆和说:“如爸爸同意,就早点让我知道,让我这乡下人喝杯甜酒吧。”

万事俱备,张兆和果然拍电报给沈说:“乡下人,喝杯甜酒吧。”

大画家徐悲鸿也有一场师生恋,对象是女学生孙多慈。可是,他这边有妻子蒋碧薇的喝止,她那边有父母的阻拦,轰动全国的“慈悲之恋”,以失败告终。

后来,徐悲鸿和原配蒋碧薇离婚,迎娶了廖静文。孙多慈嫁给了许绍棣。

结婚之前,孙多慈给徐悲鸿写信:“我后悔当日因为父母的反对,没有勇气和你结婚,但我相信今生今世总会再看到我的悲鸿。”她还曾给他寄去红豆。徐悲鸿跑去银楼打了一副戒指,红豆镶嵌其中,并在豆上刻字,一个刻“慈”,一个刻“悲”。

新中国成立后,孙多慈随丈夫去台湾,徐悲鸿留在大陆。

再后来,孙多慈得知徐悲鸿的死讯,肝肠寸断。

廖静文曾说:“接触过孙多慈的人,都说她人品好,后来为她的老师悲鸿戴了三年孝。这是一个悲惨的故事,就是有情人未成眷属。”

数十年后,台湾有个小女子陈喆,也因为一场绝望的师生恋,差点自杀。好在,她鼓起勇气,走出阴霾,开始了新的生活。她写了一部小说,叫《窗外》,轰动文坛;她拥有一个笔名,叫琼瑶,一红几十年不衰。她用痛苦的经验,开启了人生的传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