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唐玄宗宠冠皇宫的梅妃

杨玉环和唐玄宗的故事流传千古,即使到今天,人们对杨贵妃身后的种种谜团仍然保有浓厚的兴趣。但被人遗忘的是,在杨玉环之前,唐玄宗曾有一个非常宠爱的女人——梅妃。

清丽绝世的美人入选宫中

梅妃姓江名采苹,自幼聪明过人,她生长在悬壶济世的医道世家。父亲江仲逊是秀才出身的儒医,江仲逊三十多岁的时候才有了这个宝贝女儿,所以对她疼爱有加。九岁时就能诵读《诗经》中《周南》、《召南》等诗篇,十五岁时就成为当地小有名气的才女。她曾对并对父亲江仲逊说:“我虽女子,期以此为志。”出身杏林世家的父亲便以《诗经·召南》里《采苹》一诗的题目为女儿名字,表示对女儿的热切期望。

梅妃善吟诗作赋,也精通琴棋书画,自比晋朝才女谢道韫。等她稍微长大以后,样子也越发好看,总喜欢淡妆雅服。她小时候就爱梅如狂,江仲逊不惜重金,寻各种梅树,种满房前屋后。在梅花熏陶下,梅妃烙下了梅的气节,高雅娴静。

当年,唐玄宗最宠爱的武惠妃去世,玄宗心中失落,宦官高力士便建议在全国选美。

唐玄宗开元中叶,朝廷大内太监高力士出使东南沿海,见到丰姿神韵、玉肤冰肌的江采苹,就收她选入宫中服侍唐玄宗李隆基,一时宠冠后宫。唐玄宗自得江采苹,视宫中粉黛如尘土。江采萍淡妆素裹,温柔婉约,这股独树一帜的清新范儿很快便掳获了玄宗的心。再加上,她才高八斗,擅乐器、晓歌舞,更让玄宗喜爱。玄宗赐她东宫正一品皇妃,江采苹癖爱梅花,所居之处遍植梅树,每当梅花盛开时,赏花恋花,留连忘返,唐玄宗戏名曰梅妃。梅妃不仅以美貌受宠,更以表演《惊鸿舞》得到乐舞行家唐玄宗的专宠。唐玄宗曾当着诸王面称赞梅妃“吹白玉笛,作《惊鸿舞》,一座光辉”。还命人给其宫中种满各式梅树,并亲笔题写院中楼台为“梅阁”、花间小亭为“梅亭”。在她的住所周围,梅树随处可见,花开时节,便徘徊其间,赏花作赋,生活得也是相当滋润。

然而,就这样丰姿神韵、玉肤冰肌、宠冠后宫、炙手可热的梅妃,在贵妃杨玉环进宫后却成为了唐玄宗避而远之的弃妇。那么,为什么会出现如此的反差呢?

玄宗和梅妃本来恩恩爱爱,但杨玉环的出现彻底阻断了这份宠爱。唐玄宗见到杨玉环后,为她的风韵倾倒,因为二人同擅长音乐,很快成为了知音。唐玄宗把杨玉环弄到手之后,便日日与她在一起,很快就把梅妃忘了。

梅花绽放之季,玄宗又想起了昔日和梅妃在一起的情景,于是就召她入翠华西阁叙旧。不料,这事儿被杨贵妃知道了,醋意大发,把玄宗和梅妃一番羞辱。玄宗一怒之下,命人将杨贵妃送回娘家。但杨玉环出宫后,玄宗饮食不进,高力士只得又把她召回来。

梅妃为打动皇帝,亲自写篇《楼东赋》,随附白玉笛派人送给唐玄宗。唐玄宗看过这篇赋后,虽然也略微有所触动,但也只是派人悄悄赏了梅妃一斛珍珠,梅妃见了,伤透了心,又写下来一篇《谢赐珍珠》,并将诗与珍珠一起送还给唐玄宗。唐玄宗读后怅然不乐,指示乐府为这首诗谱一个新曲子,取名《一斛珠》,往日恩情已不再。

756年,安禄山发动叛乱,唐玄宗落逃,带上了杨玉环,没带冷宫中的梅妃。梅妃因不甘心受到贼人的污辱,白绫裹身,投井自尽。安史之乱平息后,唐玄宗命人寻找梅妃尸身,重新安葬,并多次作诗怀念。

对于梅妃的结局,还有种说法是,长安陷落,城中一片兵荒马乱,梅妃孤苦无依决定自尽之时,被一白衣女子所救,用白驴把她载到了白云山中的小蓬瀛修真观。众叛亲离的唐玄宗饱尝失意,才切身体会当初梅妃冷落的十余年。后来有人探来消息,说动乱之中梅妃曾被人救走。唐玄宗随即下诏全国寻找梅妃下落,最后终于找到。梅妃最后留在兴庆宫中,与玄宗重温鸳梦。

相传,《惊鸿舞》是梅妃的成名舞蹈,已失传,在当时广为流传。唐玄宗曾当着诸王面称赞梅妃“吹白玉笛,作《惊鸿舞》,一座光辉”。

《惊鸿舞》着重于用写意手法,通过舞蹈动作表现鸿雁在空中翱翔的优美形象,极富优美韵味的舞蹈,舞姿轻盈、飘逸、柔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