壮步步高朝刘彘是如何做的

在战国时期,燕国是个比较弱的国家,可这弱也是相对的,虽然惹不起那些老大哥们,燕国还是比较轻松的搞定了朝鲜,而后在那里设置了官吏,正式统治那块土地。

后来秦国灭掉了燕国,在那边设立了一个辽东郡,朝鲜就成为辽东郡以外的一个国家。到汉朝的时候,辽东郡属于燕王卢绾的地盘,后来卢绾造反跑去了匈奴,他的手下也受到了牵连四处流亡。其中有一个叫卫满的人,他聚集起了几千个小伙伴,一直往东走,就走到了朝鲜那块。那时候朝鲜的中原人还是不少的,很多躲避战乱燕国人和齐国人都去了那里,卫满就把他们都集中在自己的手下,然后赶走了原来的朝鲜统治者,自己当上了王,还在王险城建立了国都。

卫满最得意的时候,汉朝正是吕后执政,那时候天下也是刚刚安定下来,辽东郡的太守就和卫满约定,让卫满作为汉朝的外臣,负责看管辽东以外的蛮夷,让他们不要到汉朝来闹事,那些蛮夷的首领要是想见汉朝天子的话,可以托卫满传话。和卫满达成协议之后,辽东太守就把这个事情向朝廷报告了,朝廷很满意这个做法。

从那以后,卫满就更得意了,他就仗着自己的武力和汉朝的旗号对付起了周边的小国家,要么你们就向我纳贡,要么我就打的你满地找牙。就这样,附近的真番、临屯这些国家都归顺了卫满,卫满的控制面积最大的时候达到了几千里。

这卫满的王位就一代一代往下传,等传到他孙子右渠手里的时候,他们渐渐对汉朝就没有那么尊重了。右渠会为汉朝的逃犯提供庇护场所,不但自己从来不去朝拜汉朝皇帝,还不让周边的小国去朝拜。也是该着右渠倒霉,因为这个时候啊,汉朝的皇帝正是汉武帝。

汉武帝刘彻(公元前156年7月14日 -公元前87年3月29日),西汉第七位皇帝

公元前109年,针对朝鲜的欺上瞒下作风,汉武帝派出使者涉何去责问右渠,希望他能经常来见见主人,另外也不要阻拦其他国家来朝拜汉朝。可右渠不是他爷爷卫满,他从来就没有见识过一个强大国家的厉害,他是千方百计为自己辩护,反正就是不肯听汉朝的。

作为一个大国使者,涉何觉得自己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,在离开朝鲜来到界河的时候,他就派人把朝鲜派来护送自己回国的一个将军给杀了,而后快马加鞭的跑了。

回到京城以后,涉何很得意的向汉武帝报告,朝鲜人不懂规矩,我杀了他们的一个将军。这汉武帝觉得涉何够勇猛,非但没有责怪他,还封他为都尉。可不知道汉武帝是怎么想的,涉何这个都尉的上任地点,就是在辽东郡离朝鲜不远的地方。

听说仇人来身边工作了,右渠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,他就调遣一支精兵前去偷袭,就杀掉了涉何。

这回朝鲜算是提供了一个挨揍的理由了,汉武帝下令,派楼船将军杨仆率领五万人马,乘船过渤海奔朝鲜,左将军荀彘率军出辽东郡,二人同心去攻打朝鲜。

听到汉军要来,右渠并没有太害怕,他马上调兵遣将驻守在险要位置以逸待劳。要说这汉军也是不太争气,先是左将军荀彘的手下进攻被击溃,而后楼船将军杨仆带着七千先头部队又被人家打花了,甚至楼船将军本人都险些丧命。

听到这个消息以后,汉武帝非常生气,他也陷入了沉思。看来有些事情还不能光用武力啊,也许不该这么对待朝鲜,他就派使者卫山去面见右渠,希望他能看清形势,做出正确的选择。

那右渠也不是糊涂人,虽然打了两场小胜仗,可他也知道,那是趁着人家没有防备。现在好了,这胜仗也算为自己赢得了一些谈判资本,他就开始装可怜了。贵使啊,我哪敢和大汉对抗啊,我是想投降,可就怕你们那二位将军不饶我啊。如今大汉皇帝同意我们投降了,我们愿意归顺。而后右渠就派太子去汉朝谢罪,还带上了五千匹马,外加一些军粮。

这也算是皆大欢喜了,可中间又出岔头了,为了送马送粮,朝鲜派出了一万多人随行,这些人按照习惯,随身带上了兵器。这卫山和左将军就警觉了,他们就让朝鲜人放下武器,本来右渠的太子就不愿意去汉朝,现在看汉朝使者又这样的态度,觉得他们是有阴谋的,就扭头又回去了。

这下子可把汉武帝给气坏了,震怒之下他杀掉了使者卫山,而后下令给左将军和楼船将军,把朝鲜给我拿下。

在皇帝的催促下,在卫山人头的注视下,左将军打起了精神,一鼓作气冲到了朝鲜的都城王险城下,包围了王险城的西北方。而后楼船将军的五万人马也到齐了,他就带人驻守在王险城的南侧。

右渠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了,只好下令坚守王险城,双方就这么僵持了几个月。

此时守城的人煎熬,攻城的人也不太好过,不过攻城的两位主帅心情并不相同。那左将军是汉武帝的爱将,这次虽然开始受到点小挫折,可后来是一路凯歌打到城下的,现在他们就等着破城庆功,所以打的非常的猛。

楼船将军就不一样了,这次和对手交战,一开始他们就吃了大亏,自己身为主帅更是把脸丢光了,所以他是一心想跟朝鲜人议和,进攻也没有那么积极。

城外的攻击猛烈程度,城里人是心知肚明,有些朝鲜大臣就暗地里和楼船将军联系上了,约定好要投降,就是具体时间还没有敲定。这头左将军求胜心切,一直想和楼船将军约定个时间发动总攻,可楼船将军有自己的心思,一直不配合。左将军又想问问朝鲜人是不是肯投降,可朝鲜人一心想找楼船将军,也不搭理他。

慢慢的左将军就起了疑心,他认为楼船将军之前打过败仗,前几天还听说他在和朝鲜大臣有往来,现在朝鲜人又不想投降自己,莫非是楼船将军想投靠朝鲜。

就在左将军猜疑的时候,汉武帝也着急了,他派出济南太守公孙遂去前方协调两支军队,希望早日拿下朝鲜。左将军一见公孙遂,就把自己的顾虑讲了,公孙遂一琢磨,是这么个道理啊,就招来了楼船将军,而后把他抓了起来,把楼船将军的手下都归左将军统领。然后把这个事情报告了汉武帝。

汉武帝知道以后这肺都要气炸了,饭桶、废物,就下令杀了公孙遂,让左将军快点把战争结束。

虽然也受到了责罚,可左将军现在能指挥全部人马了,他就对王险城发动了猛攻。那王险城眼看就要守不住了,之前和楼船将军协商的人也没有了投降对象,只好重新找东家,投降了左将军。

右渠依旧在坚持,可他也不用坚持太久了,因为手下很快就拿下了他的人头,向汉军投降了。可那会王险城仍然没有被拿下,因为右渠手下有一个叫成已的大臣造反了,除了坚守城池以外,他还大肆杀害不听的官员,其实我觉得啊,他应该是疯了。

左将军就派右渠的儿子去告诉朝鲜人,不要再做无谓牺牲了,然后,成已被人砍死,朝鲜正式被汉军拿下。

朝鲜已经是汉朝的土地了,汉武帝下令,在朝鲜设置乐浪、临屯、玄菟和真番四个郡,从那以后,朝鲜半岛的北部就正式归汉朝了。